公子麒麟

宇宙巡警露露子

辛宪英人设出来了我发现一个严重问题,就是和我14年设了还没有出的娘文鸯……好像……尴尬了……

不需要野心

我不需要野心,也不想被名为梦想的野心而困扰,我只想做好我自己。

我心里的莱因哈特虽然一开始是因为姐姐被抢走,心怀仇恨要推翻黄金树王朝,但是渐渐的演变成为他为了整顿国家而决心改革,所以我心里的莱皇没有被仇恨压制,他身上更多的是如少年时代的梦,和他眼中的星辰大海;鸭子就不一样的,一辈子生活在遗憾和悔恨中,似乎是被仇恨和不甘拖着去实现他复仇的野心 ​​,我觉得他都快成这些恨和悔纠结逼成一个怪物了,不止是逼自己,也把自己身边的人逼成这样的了,一个别扭之极的家伙,所以我还是喜欢莱皇多,画鸭子也被认为是在画莱皇了。

只剩下钢琴陪我弹了一天
睡着的大提琴 安静的旧旧的
就想起这个,其实昨天晚上我是梦见好梦的。
我不喜欢人人都说我好看,也不在乎被人说我难看。因为不了解我的人说这些根本就没有用。
可惜能理解我的人已经消失了。
即便是人是存在的,但是灵魂肯定已经变化了。
那朵重达42克的灵魂,只存在于某个时空里,或许在某个平行宇宙里,他还存在着,但是在此宇宙,他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“我啊,大概喜欢吕布吧,他的翎子是红色的。”
“周瑜也是红色的。”
“不一定吧。”
我没有说出口,周瑜的心是红色的。
这对话也不存在于真实世界,只是我梦见的罢了。
只是它很真实。
但是,这是假的,因为就连我喜欢三国,我也拒绝让他知道。
但是即便是这样,他也一定知道了。
所以梦里的对话才和真的一样。

人生要过的关口太多了

人生要过的关口太多了好为难好难受好难受,但是不跨过去的话,那肯定更完蛋